第四章:

从法医勘验的办公大楼离开之后,墨时泽直奔自己的新住处。一踏进门,凶楼变豪宅,各式骨董的家具陈列在墨时泽的面前……黄梨花雕木的桌椅、紫金檀木的红眠床还挂上华丽的蜀绣妆点,墙边还放着红桧木的矮几,上头放着青花瓷看上去也有些年头。

「灵主大人,您回来了。」玥儿穿着一身凤仙装,出来迎接刚进门的墨时泽。

「辛苦妳了!这些东西是……」墨时泽也不是没见过好东西,可眼下还真像是不小心时空错乱走到古代大户人家里,桧木、檀木、黄梨花木堆砌出富丽堂皇。

「灵主请您放心,这些东西都是玥儿多年的私藏,拿出来应急,还望灵主别见怪。」玥儿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得意,这些家私可是玥儿保存许久的私人对象,很久以前,玥儿曾经很期待自己过得和人一样的生活。可过了许多年头,玥儿知道自己再怎么仿效人的生活方式,自己终究不是人。

「这怎么好意思呢?让妳费心了!」墨时泽看着玥儿如此恭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心底同时也惦记着李宥臻和蔺梓彤的安危……

「能为灵主大人效劳是玥儿的福气。只是,灵主大人,玥儿有一事不知当说不当说?」玥儿看着墨时泽脸上露出些许疲态,试探的问着。

「我说过,叫我时泽就好,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墨时泽听见玥儿有事要说,原本有些疲倦又突然精神了些起来。

「灵……墨……墨先生也知道,玥儿虽是鸑鷟,但同时也是一名地基主。平日玥儿也收留了不少滞留在人间的魂魄,虽无法让他们脱离受困在人间的禁锢,可还有些许能力差遣他们……」玥儿提了提话头,看着墨时泽的反应思索该怎么把话给说下去。

「玥儿,我和妳缔结是我和妳之间的事。至于妳身为地基主之事我不会过问更不会干涉,妳放心吧!」墨时泽见玥儿踟躇着没把话说下去,开口说着。

「不是这样的!墨先生,玥儿在这漫漫岁月当中一边修练一边学习着,玥儿……曾经很想当个人,可玥儿知道就算玥儿再怎么努力,玥儿依然也当不了人,纵使玥儿的母亲爱上了一个人,为了那个人自毁道行还生下玥儿。但玥儿当年没能顺利降世,仰赖着母亲残存的一点法力勉强修
炼至今,所以玥儿可以明白那些滞留在人间不得善终的魂魄有多痛苦,所以玥儿希望墨先生能答应玥儿,让玥儿能随侍在墨先生左右。」玥儿压低着头,语气恳切的说着。

「今天在法医勘验的办公大楼那些魂魄是妳派去的吧!」墨时泽没有答应也没拒绝,却开口反问着玥儿。

「是的!早在墨先生和玥儿缔结时,玥儿就隐约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妖气,玥儿放心不下,可又无墨先生的允许不得擅自离开此地。所以才出此下策,派魂魄代替玥儿随侍在墨先生左右。」玥儿见墨时泽表情不善,咬着下唇紧张的解释着。

「妖气啊!如果我要对付的是妖,那还真是需要妳帮忙呢!只是李宥臻是寻常人,阴魂多少会对他有所损伤,下次就别派魂魄跟着了,知道吗?」墨时泽看着玥儿紧张到瑟瑟发抖的模样有些不忍心,可听见玥儿说起妖气又陷入深深的沉思……

「那么墨先生是答应玥儿了?」玥儿见墨时泽又闷声不吭了好一会儿,小心的开口确认着。

「先别高兴得太早,妳毕竟是地基主,也不能离开此处太久,若这件事情能顺利处理,或许那妖会有妖丹,到时可以让妳采撷也说不定。」墨时泽见玥儿一双明眸大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虽然知道那只是一个人类形象的化身,但也忍不住想着,如果玥儿真的是人又会如何?

墨时泽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玥儿浑身是血,脸上却带着凄美的笑容,这个不安的念头让墨时泽有些呼吸困难。打从开始修炼,墨时泽就被负责看照自己的墨家老仆告诫过,身为灵主能力的继任者每一个念头、每一个心思都会影响着无数所谓的未来。一如占卜,这本身就是经过重重缜密的统计后,获得一个拥有较高可能性的结果。

刚刚那又是怎么回事呢?

墨时泽有些不解,但此时身体上的疲累和精神上的紧绷,也不适合臆想太多。


就在墨时泽躺在红眠床上小憩时,另一方面李宥臻正送蔺梓彤回研究室……

「蔺助教,刚刚有人送来一束花呢!」一名学生,捧着一束大马士革玫瑰来到蔺梓彤和李宥臻的面前。

「哇!好漂亮!谢谢!」蔺梓彤看见花,开心得不得了。人们总是喜爱美好事物的,也没有人收到别人送的花会不开心的。蔺梓彤嗅着花束中,大马士革玫瑰特有的香气,正想着会是谁送自己花?

「等等!蔺子!这是什么花?」李宥臻看着蔺梓彤捧着一大束花,心底有些不痛快,但这不痛快之下有着更多的不安。

「这可是大马士革玫瑰呢!这种渐层的花瓣色泽还真是特别,我待会来用仪器检测一下。」蔺梓彤捧着花,连忙的想找个器皿把花先处理起来。

「蔺子,妳可知道是谁送妳花?」李宥臻一听见是大马士革玫瑰花,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我不知道,我看看喔!这花束上有卡片,但没有属名呢!唉唷!」蔺梓彤伸手取出卡片的同时,手指头却被花刺扎破了一个伤口,那伤口的刺痛感,让蔺梓彤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蔺子,妳没事吧?」李宥臻听见蔺梓彤的惊呼声,连忙伸手夺走花束扔到一旁,抓起蔺梓彤的手,看着。

「我没事啦!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这花很是娇贵,摔不得的!」蔺梓彤甩开李宥臻的手,赶紧捡起被李宥臻扔到一旁的花束,心疼的指责着。

「蔺子,对不起……可能是我反应过度。但妳也知道我最近在侦办的案子,现场也都有遗留花瓣。妳还是当心点好!」李宥臻见蔺梓彤不开心,开口解释着。但又想着侦查不公开的规定,也只能模糊的把话给说出来。

「李大刑警!我想您真的是反应过度了!我这儿时常是有人送花来做检测的!你怎么能因为妳自己正在经办的案子就把花当凶手对待呢?花是无辜的!你要当心的是人不是花!」蔺梓彤烦躁的转过身,捧着花束随手拿了个器皿装了些水,把花束放入器皿后,又将整盆花连同器皿放入大型的透明冰箱中,低温保存。

「对不起!是我不好!那我先走了!明天我再和墨时泽来接妳……」李宥臻暗骂自己嘴笨!怎么说都不对那还不如不说。

「嗯!」蔺梓彤一听见明天可以见到墨时泽,心底一股烦躁就少了些。虽然对李宥臻感觉到有些抱歉,虽然明知道李宥臻也是职责所在,但此时此刻蔺梓彤是拉不下脸来道歉。

李宥臻离开蔺梓彤所任职的研究单位后,开着车,本想回到警署写一份侦查报告,但心底满满疑惑,这该说是警察的直觉吗?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李宥臻手上的方向盘转了一圈,换了个行驶的方向,直奔墨时泽所在的那栋凶楼。


李宥臻离开之后,蔺梓彤收拾着私人物品也打算提早回家,可一想到回家后还有个陌生的女警,心底谈不上安心,而是多了更多的顾虑……一下想着家里好像很凌乱,一下又想着女警会睡哪里?左想右想又过了好一会儿,等蔺梓彤回过神,自己竟什么私人物品也没带,就捧着那束大马士革玫瑰花回到家。

「请问您是蔺梓彤小姐是吧!我是辖区警署派来陪您的女警。」一名穿着警察制服的女警突然出现在蔺梓彤面前,说着。

「啊!不好意思!我才刚回来,妳等很久了吧!怎么称呼妳呢?」蔺梓彤回过神,腾出一只手来找着钥匙。

「我叫东方檬,东南西北的东方,柠檬的檬。我帮您拿着东西吧!」东方檬见蔺梓彤单手不好使,欲伸手接过蔺梓彤手上的花束时,只见蔺梓彤转眼变脸,一脸凶恶的瞪着东方玥。

「东方小姐,请自重!这东西对我很重要,我自己拿着就可以了。」蔺梓彤沉着脸,恶声恶气的说着。

「是!不好意思……」东方檬皱着眉头,虽不能理解为何蔺梓彤的脾气一下子像是换了个人似儿,但更难理解不过就是一束花而已,有需要这么生气吗?

蔺梓彤花了些许功夫才找到钥匙打开门,撇下还愣在门口的东方檬,蔺梓彤一心一意只想赶紧安置好这束花。

见蔺梓彤忙进忙出,东方檬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的来到让蔺梓彤忙露的收拾屋内,可又鉴于刚刚蔺梓彤变脸神速,东方檬这会儿也不敢开口问说需不需要帮忙。东方檬心底苦笑着,本以为这是一个好差事,没想到这个蔺梓彤竟然是一个这么不好亲近的人。早知道好好待在警署办公室就好,这第一次出外勤就踢到铁板的感觉还真差。

只是东方檬愈看愈觉得不对劲,这蔺梓彤哪像是在收拾?根本就是乾坤大挪移嘛!整个屋子愈收拾愈乱,除了通往盥洗室的方向还算干净,这满屋子都是书籍、过期的报章杂志。东方檬小心的踏入屋内,只见蔺梓彤忙着把浴室搬空之外,还跪在地板上拿着牙刷在刷磁砖……

「蔺小姐,您还好吧!」东方檬忍不住开口问着。

「我很好!我再好也不过了!妳不用急!真的不用急!」蔺梓彤眼神冰冷,冷笑的拿着牙刷,仔细的刷着浴室磁砖,就连马桶后方也跪趴着谨慎的刷洗着。

「那……那我人就在客厅守着,有事情您就叫我吧!」东方檬看蔺梓彤刷浴室刷得如此专注,虽然觉得怪异,但也不好多说什么。
东方檬回到客厅,漫不经心的浏览着蔺梓彤的房子,这是一个两房一厅的格局,虽然只有配上一套卫浴间,但那卫浴间的空间还比厨房大。阳台没有对外通路,洗衣机就摆在阳台,阳台上还挂着已经洗好的衣服。整体看上去,这蔺梓彤也不像是一个不会打理家务的人,可怎么刚刚会愈收拾愈乱呢?为什么要挑这时候特别刷洗厕所?

东方檬感到有些不安,可身为一个女警,这是自己第一次执行外勤任务,更何况警察是人民的褓姆,不要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东方檬如此的在心底告诫着自己。但此时东方檬嗅到一股浓郁的花香,便整个人欲振乏力最后倒卧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满室馨香,但除了浴室透着微弱昏黄的烛光之外,整间屋子漆黑一片。时间来到星期四的清晨,蔺梓彤刷洗厕所完后,手上带着手套,走到客厅看着倒卧在沙发上的东方檬。

若这时候有人看见蔺梓彤应该会觉得很惊讶吧!怎么会有人的瞳孔,只有眼白却看不见眼珠子。

蔺梓彤哼着歌,走到小厨房拿着菜刀,又返回客听,伸手使劲,一把揪着东方檬的头发,将东方檬拉拖下沙发,一路拖往浴室去。

东方檬知道自己现在处境危险,但却发不出声音,也无法动弹,只能任由身体不够自己控制的发软。东方檬想起了自己此次外出值勤不就是为了保护蔺梓彤不受攻击吗?难道说之前侦查方向都侦查错误,其实凶手就是蔺梓彤?

东方檬努力的想振作起来,但是身体不听使唤,勉强睁开眼睛,却也是看见模糊的影像,只见蔺梓彤靠近自己,一阵温热和刺痛感,让自己感觉到脖子以下一阵冰凉空洞……

东方檬看着蔺梓彤伸手过来捧着自己的脸,然后把自己放到浴缸里。东方檬想开口说话,可却看见蔺梓彤弯下腰,一把扛起自己的身体然后哼着歌,离去。


时间回到稍早之前,就在东方檬嗅到一股花香,昏倒之际,李宥臻来到墨时泽居住的那栋凶楼。

李宥臻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伸手拍着门。这门拍了好一会儿,才有个人影前来应门……

「咦?是我走错了吗?不可能啊!」李宥臻看着眼前站着的一名穿着凤仙装的少女,有些错愕。

「李先生是来找我们家墨先生的吧!快请进!我是玥儿。」玥儿堆起满脸笑容,开门迎接李宥臻,可就在外头一阵风吹过,玥儿忍不住皱了一个眉头,心底暗道着……怎么李宥臻身上有有一股强烈的妖气?

「玥儿?时泽这小子什么时候金屋藏娇了我都不知道!」李宥臻走进门,看见屋内的陈设,又是一阵惊呼连连。

「李先生真是爱说笑,玥儿是墨先生应聘的管家,虽然时间匆促,可玥儿也是耗费不少心力布置呢!」玥儿关上门,堆起一脸笑意,领着李宥臻来到客厅坐着。

「哇!那玥儿,要花多少预算才能请到妳?有朝一日我买了房子,一定要请妳来帮我!这里跟本就看不出来是之前那栋……是说,时泽呢?我有要紧事找他。」李宥臻话正要将「鬼屋」脱口而出,可又看着瞪着水汪汪大眼的玥儿,想想觉得不妥,怕吓着玥儿,赶紧话题。

「玥儿有请李先生先在这儿稍坐片刻,墨先生刚刚回来就说要去小憩。玥儿这就去请墨先生过来……」玥儿福了福身,转身走向通往二楼的阶梯,在确定李宥臻见不着自己之后,玥儿那一张笑容巧兮的脸垮了下来,顾不得要学人走路,直接用飞的,瞬移到墨时泽身边。


玥儿见墨时泽睡得相当沉,这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唤醒墨时泽才好?还有李宥臻那满身的妖气……

「宥臻来了?」墨时泽闭着眼睛,躺在红眠床上,开口问着。

「打扰墨先生休息了。回墨先生的话,李先生来了,在楼下候着您。」玥儿见墨时泽自己醒了,赶紧说着。

「怎么了吗?有话就说吧!」墨时泽睁开眼,正打算起身,就看见玥儿一脸忧心忡忡的神色,问着。

「也许是玥儿多心了,可李先生一进门,玥儿就嗅到一股强烈的妖气。但没看见有任何不妥……」玥儿低着头,不敢直视掀开被褥之后半身赤裸的墨时泽。

「看来对方已经有所行动了呢!妳先下去吧!我换件衣裳就过去!还有,顺便问问宥臻在来之前去过哪些地方?见过哪些人事物!」墨时泽坐在床榻上,对着玥儿说着。

「是的!玥儿这就去……」玥儿听见墨时泽的吩咐候,又福了福身,退开房间直奔客听。


玥儿一返回客厅,便看见李宥臻对着墙面上看似装饰的水墨画品看得入迷,清了清嗓子开口说着:「李先生对这些旧东西有兴趣?」

「谈不上兴趣,就觉得这些东西看起来好像是真的骨董,但就不知道是什么来头?」李宥臻指着墙面上的挂轴,问着。

「那确实是见古物,是玥儿的母亲辗转获得他人委托保管之物。」玥儿看着墙面上的画作,那是阎立本的真迹《古帝王图》说着。

「既然是真的骨董,怎么不好好保存呢?这东西啊!就怕人知道,近年来艺术品失窃率也很高,妳还是收好吧!就像是财不露白啊!不要让别人有机可趁……」李宥臻那警察的职业病一犯上,开口便是一阵防窃倡导。

玥儿苦笑着听着李宥臻的倡导,愁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询问李宥臻在来之前去过哪些地方?见过哪些人?

虽然玥儿没能顺利开口提问,但也好在有这么一段插曲,墨时泽这段时间正站在二楼,闭上眼睛专心的聆听,只见在那宛如真空管电视失去频率一样发出的沙沙声后,墨时泽看见了稍早之前的李宥臻和蔺梓彤,画面停留在蔺梓彤不慎被花刺伤了手,一阵常人所看不见的妖气,突然窜出。

「好啦!这里凶名在外,哪个窃贼还胆敢来这儿肇事?」墨时泽换了一身玥儿所准备的改良式唐装,一脸从容的从二楼走下来。

「你终于肯不发懒起床啦!」李宥臻见墨时泽出现,倒也不在提防盗注意事项,转而想和墨时泽谈一谈蔺梓彤的事情。

「我可没时间发懒!走吧!出事情了!只恐怕是蔺小姐出事了!」墨时泽双手放在背上,思索着该怎么和李宥臻解释。

「不会吧!虽然我没亲自送她回去,但也申请了女警贴身保护她。」李宥臻一听见墨时泽说蔺梓彤出事,虽然担心可却也不愿相信。
「要不,去瞧瞧不就知道了?」墨时泽说完,径自走到屋外等着李宥臻。

「走就走!我跟你说啊!你要相信我们警署内的警备人员,虽然多数女警都是坐办公室,但不代表她们的表现会比时长在外出勤的男警差。像这次主动自荐要出勤的东方檬啊!她可是前年警大第一名毕业的!还是柔道和跆拳道的国手呢!」李宥臻叨絮着,可心底不得不承认还是有些担心蔺梓彤的安危。


就在李宥臻的叨絮间,李宥臻领着墨时泽来到蔺梓彤登记的住处。墨时泽嗅着一股妖异的花香和一股血腥味,神色凝重的转头看着李宥臻……

「时泽,有状况!别轻举妄动,我先申请支持!」李宥臻说着,同时拿出自己的手机,直拨警署专线申请警力支持。

「直接让鉴识人员过来吧!这么厚重的血腥味,只怕是……」墨时泽看李宥臻整张脸都发白,不忍心再说下去。

「不可能的!蔺子不会出事的!」李宥臻被墨时泽那句直接让鉴识人员过来吧!给吓得不轻,也忘了侦查标准流程,直接掏出配枪打烂门锁,开了门冲进屋内。

屋内是一阵阴暗,在大门敞开的瞬间,那血腥味夹带着花香麻痹人的嗅觉。李宥臻压低着身子贴着墙面,一手举着枪,另一手拿着手电筒,小心的在屋内巡视,不消三分钟,李宥臻便发现了飘浮在浴室浴缸内的一颗头颅,可是却没有勇气上去一看究竟。

墨时泽跟在李宥臻身后,自然也是看见那颗头颅,但墨时泽知道,那不是蔺梓彤……可如果不是蔺梓彤,那又会是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aii 的頭像
lovaii

櫻桃牡丹+洛娃伊+澄澈

lova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