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个小时之后,一名穿着有些邋塌,顶着一头乱发个子娇小的女子,跌跌撞撞的来到法医勘验的办公大楼……

「我来对地方了吗?」女子伸手推了一下眼镜,对着李宥臻和墨时泽,说着。

「蔺子!我在这儿?妳这个总是记不得别人脸孔的毛病怎么就是改不了呀?时泽,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蔺梓彤,搞什么植物研究的……」李宥臻开口叫着对方,并对墨时泽介绍着。

「那我就是来对了嘛!说这么多干嘛啊!记不得就不用记得了……唉唷!变种的玫瑰捏!」蔺梓彤习惯性的又推了推眼镜,两眼发直的望着李宥臻和墨时泽身后遗骸旁的玫瑰花瓣。

「对对对!这说的都对!那可以麻烦妳告诉我们,哪里看得到这种花吗?」李宥臻看蔺梓彤冲过去看物证,小心的跟在后头,问着。

「这花瓣的原生种应该是大马士革玫瑰,但也只是应该,没看过基因序列我不能保证一定是大马士革玫瑰,但这种变异的玫瑰很罕见的,上回我在奇卉展看过一次类似的。」蔺梓彤一边观察着一边说着。

「妳看过类似的?什么时候的事情?什么奇卉展?」李宥臻见墨时泽抿着嘴不说话,却直勾勾的看着蔺梓彤,只得自己开口追问着。

「这该怎么说呢?你是警察捏!我跟你说这个应该不太好……不过若你肯把这东西给我带回去研究,我倒是不介意透露一点讯息让你知道。」蔺梓彤隔着玻璃罐看着花瓣,语气有些感叹的说着。

「我的蔺大小姐,这是物证,妳是要我怎么给妳带回去研究啊!但若妳肯配合侦查,我会跟上面申请看看。」李宥臻凑到蔺梓彤耳边,低声说着。

「这可是你说的喔!不许黄牛喔!这奇卉展顾名思意当然是一些奇异的花卉展览,有些花卉能炒作到天价,就像是艺术品买卖一样,当然也有些人是利用这些交易进行洗钱……奇卉展不常举办,可若举办都需要找我们进行鉴定。我上回看见类似这种花瓣,是一名自称是大马士革玫瑰的收藏爱好者宣称他从国外带回来重新培育成功。经过鉴定之后,确定是尚未出现过的品种,现场进行命名竞标……」蔺梓彤低头翻找着自己的包包,从中捞出一台平板计算机,然后点选着屏幕,让李宥臻看着。

「时泽,你过来看看……」李宥臻看着蔺梓彤平板计算机上显映着的照片,放大某一部分的图案要墨时泽过来看看。

「蔺小姐,请问一下当天参加的人都拿到这样一袋东西吗?」墨时泽指着照片上被放大的图片,问着。

「我看看吼!拿到的好像不多,印象中那时候好像有个什么有奖征答,有几个人被选上然后才拿到的。怎么了吗?」蔺梓彤推着眼镜接过平板计算机,说着。

「那妳知道这几个人是谁吗?」李宥臻有些激动的指着屏幕上的图片问着。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应该可以当你们问问主办单位,这活动也不是谁都能参加,所以他们应该会有名单。更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超不会记人的长相,还问我这个蠢问题。」蔺梓彤看了一眼,耸了耸肩的说着。

「那还请蔺小姐帮我们问问这几个女孩子的名字,以及是谁发送这些礼品,最好所有参加者名单都能提供一下是最好。」墨时泽将手轻轻放在蔺梓彤的肩膀上,像是催眠一样,低喃的下达命令。

「是的!」蔺梓彤被墨时泽碰触一下肩膀后,身体一僵,目光呆滞的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询问……

「时泽!你对她做了什么?」李宥臻看着蔺梓彤神情不太对劲,赶紧开口问着。

「你喜欢她?」墨时泽没有回答李宥臻的问题,却开口反问着。

「这……我……不关你的事啦!你别胡来喔!蔺子是个好女孩儿,心思单纯,学历又高……唉……总之,你别对她乱来啦!」李宥真没想到墨时泽会问得如此直白,情急之下,吞吞吐吐也吐露出自己对蔺梓彤的欣赏之意。

「真没想到你的口味这么……与众不同。放心,我只是请她帮我们打几个电话而已。」墨时泽看着李宥臻一脸窘迫的模样,本想捉弄他一下,但却又有感觉场地不对,时机不对而作罢。

「我和蔺子是先前侦查的时候认识的,她所任职的研究单位出了事故,过去调查之后判断是自杀,事后她送了我几株他自己培育的仙人掌……我们就只是这样而已,你别乱想喔!」李宥臻想了一想,又怕墨时泽误会些什么,赶紧解释着。

「宥臻,有些事情还是别说的好,会越描越黑的。行!我知道你喜欢她,我也知道你只是偷偷爱慕她,你怕说出口连朋友都当不成,我懂。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不会对她怎样,也没打算对她怎样。」墨时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着。这李宥臻性情真,再不表明立场,只恐怕又得听李宥臻叨絮个没完。

「你懂就好!现在的女孩子……都有点复杂。你别看她这样,她很认真的!不爱慕虚荣也不爱打扮,老老实实的做研究也不贪求晋升。我是很欣赏她,但我连爱慕的心思都不敢有,因为她一心一意就在研究上,能和她当个朋友我就很满足了。」李宥臻伸手抓了抓头,心虚的说着。

「李宥臻!回神!把注意力放在案子上,我没打算窥探你隐私,你怎么打算那都是你的决定。」墨时泽见蔺梓彤放下电话之后,说着。

「蔺子!怎样?有打听到什么了吗?」李宥臻走到蔺梓彤身边,深怕墨时泽又会对蔺梓彤动手动脚。

「主办单位为康阁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是康永福,那天获得奖品的女子有五位,分别是;林小惠、陈淑婷、何婉仪、刘玉儿、李少芬。奖品是由傅荣棋提供,傅荣棋同时也是这次奇卉展新品种大马士革玫瑰的提供者,没有联络方式。」蔺梓彤有些僵硬且机械化的把资料给说了出来。

「很好,妳表现的很好!妳是蔺梓彤,妳现在觉得有点疲倦,睡一觉就会好……」墨时泽说着,手掌又轻轻的按在蔺梓彤的肩膀上。

「时泽,你……」只见蔺梓彤双腿一软,李宥臻眼捷手快的伸手接住,抬头瞪了墨时泽一眼。

「这五个女孩子其中有三个人已经遇害,目前剩两个也还不知道有没有事,现在赶紧通报重点保护,然后我们得去会一会康永福和傅荣棋。至于蔺小姐……带上吧!」墨时泽直接忽略李宥臻怨怼的目光,径自说着。

「我们是去办案,干嘛不让我先送蔺子回去?」李宥臻有些火大的问着。

「你若不想她出事情,最好让她跟着我们一起行动。你看!这是奖品摆在桌案上的照片,总共有六份奖品。有五人人领走,最后一份……是蔺梓彤拿走。你看最后一张,蔺梓彤还拿着奖品拍照。」墨时泽也不想跟李宥臻多废唇舌直接伸手从蔺梓彤包包里拿出平板计算机,移动屏幕上的选项,然后挑出几张照片,让李宥臻自个儿瞧。

「好吧!那我需要先征求蔺子的同意,让我把这几张照片上传上去当作是核对资料的物证。另外也得把这事情跟上头说一下……」李宥臻看着蔺梓彤,心底有些复杂,自己到底在想什么?明明是自个儿找墨时泽来帮忙,可眼下墨时泽确实是帮上忙了,为何自己心底会有些不痛快?

李宥臻看着墨时泽跑去和法医不知道要了什么东西,然后放到蔺梓彤的鼻下让蔺梓彤嗅了一嗅,只见蔺梓彤从半睡半醒到看似清醒也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此时墨时泽向蔺梓彤说明需要征求她照片当物证,虽然蔺梓彤也爽快的将照片传送给自己。一切看似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令自己有些烦躁。


可烦躁归烦躁,案子也得加快脚步侦查,既然人名已经有了,三个受害人也已经确定;第一起受害人是何婉仪,第二起受害人是刘玉儿,第三起受害人是李少芬。照片和数据比对无误,所以署里自然是把林小惠和陈淑婷列为重点保护的对象,而且也派人去找林小惠和陈淑婷了。

「联系好了吧!那现在要先去找谁呢?」墨时泽见李宥臻神情有些异样,开口问着。

「我还是觉得既然是需要重点保护,也该让署里派个女警来陪着蔺子会比较妥当。」李宥臻心底实在是不愿意让蔺梓彤陪着去侦查,就怕蔺梓彤会有什么闪失。

「宥臻,我不认为其他人会比你更谨慎。既然蔺小姐是你朋友,自然是由你亲自保护会更恰当,不是吗?」墨时泽笑得一脸暧昧,但却看李宥臻神色更加凝重有些不解。

「蔺子,既然妳也接触过这些人,自然我们也会需要妳的协助。妳自己的意愿呢?是要女警陪妳,还是怎样?」李宥臻刻意忽略墨时泽那一脸调侃的笑容,转过头去问着蔺梓彤。

「我是不知道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女警我也不熟悉,感觉怪怪的,还是跟你们一起好了,最起码我认识你嘛!还是说你觉得这样不方便?不然我就回实验室也可以。」蔺梓彤推了推挂在脸上的眼镜,试图的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样的紧张。

「蔺子,我没别的意思。本来是想请妳来帮忙,没想让妳搅这淌浑水,但妳的安危我也是非常重视。那我看情况安排好吗?」李宥臻直觉的想排除蔺梓彤跟着一起侦查的行动。

「不妥!我需要她!宥臻,倘若这两个其中一人是凶手,那我需要蔺小姐陪同我们一起去探问,才不会打草惊蛇。记着!我接下来的身分是一个奇珍花卉收藏家,你是我朋友,介绍我和蔺小姐认识,所以蔺小姐想邀请我参加奇卉展,找上这两个人想问问下次奇卉展会在何时何地展出。懂吗?」墨时泽打断了李宥臻和蔺梓彤的对话,说着。

「不懂!而且我觉得这样不妥!这样岂不是把蔺子推到浪尖上!时泽,警察办案有许多方法,都需要经过开会决议,更别说你这个方法太冒险,我不能同意!」李宥臻一听见墨时泽的计划,连忙开口反对。一想到蔺梓彤有危险的可能,李宥臻说什么也不想让蔺梓彤再见着那两个可能是凶手的人。只怕侦查还没有进展,就打草惊蛇害蔺梓彤出事。

「那你有更好的方法取信于这两个人吗?你以为亮出警察的证件所有人都会乖乖配合吗?宥臻,你也不是第一天当警察了,孰轻孰重难道你还搞不清楚吗?我就是考虑到蔺小姐有可能也是凶手下手的目标,所以才会这么计划。」墨时泽心底想着,李宥臻你到底在不同意个什么鬼啊!

「别吵了!别吵了!这没什么好吵的,还是我陪着你们去见康先生吧!我是不懂危险在哪儿,但你们突然找上门对方也会觉得很奇怪吧!最多就是我陪着你们去之后,你再请女警陪着我嘛!这样不就皆大欢喜了。」蔺梓彤听着两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吵嘴听到头疼,伸手揉着太阳穴,说着。

「蔺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妳看那三个头颅……现在是凶杀案的物证,但不久之前她们还是活生生的人啊!难道妳不怕凶手找上妳吗?」李宥臻伸手扳着蔺梓彤的双肩,手腕施力让蔺梓彤身子转了个方向,目光看着那泡在药水里的头颅。

「想这么多做什么?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如果冒一点险,可以帮你抓到凶手,那就不会再有人被杀害了。更何况,你们真的能确定这和康先生或者是傅先生有关吗?凡事都讲求证据的不是吗?」蔺梓彤挣脱李宥臻的手,身手揉着肩头,不自觉得走到墨时泽身边躲着。

「宥臻,蔺小姐自己都这么说了,你又何必坚持?没错,警察办案确实是有一套规则,可也没人说不按照规则就不能办案了。我们此行只是先行查探,严格说来连侦查都不算。」墨时泽见李宥臻情绪波动有些大,安抚性的说着。

「随便你们怎么说都行,可我还是得先跟上级报告。蔺子,我先送妳回去吧!」李宥臻眼看连蔺梓彤都开口说要一同前去,心底虽不情愿,但更怕引起蔺梓彤反感,顺着墨时泽的话,暂且妥协。

「也好,我顺便先回去准备一下,话说我今天可也算是搬新家,总得打理一下才能住人。那么就先这样吧!明天一早,我等你们电话。」墨时泽感受到几股气息袭来,淡然地说着。

「搬新家?恭喜啊!如果你有需要什么样的植栽,尽管跟我说。」蔺梓彤一听见墨时泽说要走,开口说着。

「我会的!让宥臻赶紧送妳回去吧!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我还得去买点民生用品了,先走了!」墨时泽看见李宥臻用着快喷火的目光盯着自个儿,赶紧借口说要买东西离开。

蔺梓彤看着墨时泽匆忙离去的背影,心底发出无声的叹息……像那样男子,一定是看不上自己的吧!蔺梓彤默默的想着。

「我先送妳回去,妳要回家?还是回研究室?」李宥臻见墨时泽离开后,着实放松不少,连语气都不自觉的轻柔了许多。

「先回研究室吧!我可是因为接到你电话,扔下工作跑来的。」蔺梓彤望了一眼墨时泽离去的方向,眼睛看着鞋尖响应着李宥臻的话。

「那走吧!我顺便先去署里帮妳申请女警保护。」李宥臻领着蔺梓彤离开法医勘验的办公大楼……


蔺梓彤跟着李宥臻的脚步走着,看上去和往常一样,可现在总多了一份心不在焉。不知为何突然好想再见着墨时泽,想多知道一点关于墨时泽的事情……虽然明知道也许开口问问李宥臻就会知道些讯息,但从刚刚他们对话如此不投契的情况下,实在是很难开口。

「蔺子,妳回去多想想,协助办案未必是好。时泽也真是的,一点也不考虑一下妳一个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心底会有多害怕……」李宥臻懊恼的说着。

「其实也还好,能帮上忙我很高兴。对了!他……不是警察吗?」蔺梓彤见李宥臻主动开口,顺着李宥臻的话,小心的反问着。

「他当然不是警察啊!他才刚从海外回来,我本想请他给点意见,但现在可好啦!搞得好像我才是那个协同办案的人。」李宥臻用着埋怨的语气,说着。

「可我以为他是警察呢!」蔺梓彤咬着下唇,想着该怎么开口询问李宥臻才不尴尬……对于自个儿心底那点小心思,蔺梓彤有些陌生。

「他真的不是警察,可他哥哥却是内政部警政署的主秘,也算是我顶头上司了。妳在这儿等一下,我去跟我上司报告进度,顺便办理一些手续,好申请女警贴身保护妳。」李宥臻重重的吐了一口气,领着蔺梓彤回到警署,带着蔺梓彤回到自己的办公位置上,环视着比菜市场还吵闹的办公室,说着。

「好!谢谢你唷!」蔺梓彤有些失望,怎样也不好意思开口多问关于墨时泽的事情,可心底又好在意……在意墨时泽这个人。

「走吧!」李宥臻领着蔺梓彤离开警署。

同时间,一辆黑色高级房车内,墨时肇手指贴着放在大腿上的平板计算机,静静地审阅着关于蔺梓彤的个人资料,自然也看见李宥臻提出的女警保护申请。墨时肇在电子文件的公文上,勾选同意李宥臻的申请,然后按下车窗,看着大街上另一头的李宥臻和蔺梓彤。

夜幕低垂,四处闪烁的霓虹如筛金织水,然而看似再怎样炫烂也无法掩盖危机四伏的事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aii 的頭像
lovaii

櫻桃牡丹+洛娃伊+澄澈

lova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