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没有躯体的头颅


李宥臻带着墨时泽来到一处民宅外,刺目鲜黄的封锁线孤伶伶的凌空摆荡,巷弄内压抑着紧张的气息,时不时有人打开窗户探看。

「时泽,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对那些不知名的东西有感应吧!」李宥臻从外套口袋掏出两双手套,一双递给墨时泽,一双自个儿带上,压低着嗓音,问着。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小时后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先进去看看吧!」墨时泽带上手套,随着李宥臻的脚步,走进封锁线,抬头看了一下这不见日照的巷弄,思考着。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起案子了。经由现场鉴识人员鉴定,都没有打斗过的痕迹,所以从第一起案件开始就被判定是熟人所为……三个被害人生前没有任何交集,整理出来的共通点,也仅只有都是平均年龄28岁的单身女子,都住在这个辖区,都陈尸在自宅的浴室,都只留头颅不见躯体。还有,浴室都被装饰的非常……漂亮。头颅在洒满花瓣的浴缸里载浮载沉。然而我现在带你来看的这个现场,是发生在上星期三,被害人生前曾报案怀疑自家遭窃过。」李宥臻想了想把自己已知的讯息,尽可能的告知。

「头颅上面的脸有化妆品残留吗?」墨时泽听着李宥臻的叙述,来到被层层封锁线封锁起来的现场,走进屋内仔细看着、听着。

「有!要不是只有一颗头颅,又被水泡过,生前必然是一位俏佳人……根据被害人的报案纪录来看,曾有过警察来探查过,但因为被害人也说不清到底失窃了什么东西,最后只有备案还有纪录要加强巡逻。然后星期四该名承办备案警察前来巡逻签到,就发现被害人遇害了。」李宥臻看着墨时泽踏进屋内开始,就熟门熟路的在屋内穿梭,不安的跟在墨时泽后头。

「这个现场是被精心重新布置过,你看墙面上的印渍,那儿原本应该有个长年摆放柜子的痕迹,还有地上的拼木应该是刚翻新不久,家俱多数都用得有些时日了,可这梳妆台上的化装品却是新的……瞧!这些化妆品和保养品和受害人惯用的是不同牌子!」墨时泽拉开抽屉,拿出一堆化妆品、保养品,说着。

「女人嘛!瓶瓶罐罐的东西不就是超多的吗?」李宥臻凑过来看着,确实如墨时泽所言,被害人抽屉摆放的化妆品、保养品和梳妆台上所摆放的不同牌子,此外,抽屉内的保养品也是八成新。

「女人的保养品再多,也不会多到有四套。从这些化妆品和保养品来看,被害人惯用这几个日系品牌,日用、夜用、外出用,也就是俗称的过夜包。你看这桌上的,是欧系品牌。」墨时泽仔细端详着梳妆台上几乎是只用过一次的化妆品,心底大胆的揣测着,这一套全新的化妆品,应该是凶手专程馈赠给被害人的死亡礼物。

「不过就是化妆品嘛!有这么严重吗?你千万别告诉我这些化妆品是破案关键!」李宥臻抓着头,口气急切的说着。

「别吵!安静点!我需要专心!」墨时泽开口斥责着李宥臻,等李宥臻闭嘴之后,墨时泽闭上眼睛,静静的聆听,那细微的……灵音,灵魂的声音。听见那宛如真空管电视失去频率一样发出的沙沙声后,墨时泽睁开眼睛,若这时有人紧盯着墨时泽的瞳孔看,应该会发现墨时泽的瞳孔变了颜色,那是宛如红宝石一样的红瞳。此时,墨时泽眼里看着一名女子,在这屋内走动,急忙的穿戴、化妆然后出门,过阵子后便回来了,进门之后整个身体摊在沙发上,带着耳机讲着电话,手底握着摇控器,漫无目地的转台。然后开始换下一身套装,穿上居家服走到浴室卸妆的同时……遇害。这灵音,显示着被害人生前的最后一天。可在受害人记忆中的浴室是非常简单、干净,但成为凶案现场的浴室,却是散落着罕见的大马士革玫瑰鲜花花瓣、玫瑰花香精油蜡烛、麻纱浴帘、羊毛地毯。这些不属于原本这间浴室的摆设,是凶手行凶之后才事后布置上的。

「怎么了吗?」李宥臻见墨时泽神情有些恍惚,打破沉默关切的问着。

「虽然机会渺茫,但我需要看看另外两个凶案现场。还有,能让我见见那些遗骸吗?」墨时泽皱着眉头,这个亡魂没看见凶手就遇难了,灵魂对于遇难的过程完全没有记忆,对破案没有帮助。

「时泽,你还好吧?瞧你脸色发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看遗骸?这不太好办,那毕竟是物证,我尽量争取好吗?」李宥臻伸手扶着看似身影摇摇欲坠的墨时泽,担忧的问着。

「能见到遗骸,我会推测的更有把握些。没事!还想破案的话就快点!如果我推测没错,三个受害人应该还有个共通点!那就是都是星期四遇害!连续三周一周一起案件,只恐怕凶手已经找上第四个受害者了。」墨时泽拍开李宥臻的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像是快要虚脱似儿的说着。

「啥米!你别吓唬我啊!那可怎么办才好?完全没有头绪第四个受害者在哪儿?总不能把全辖区年纪28岁的单身女子都查过一轮吧!」李宥臻可不管墨时泽会不会推开自己,连忙用肩膀架住墨时泽,往屋外走着。

「也不是完全没有身分特征,但我需要看过另外两名受害者生前的居所才能给你建议!走吧!没时间了!」墨时泽再一次推开李宥臻的手,大步的往屋外走去。


李宥臻看着墨时泽离去的背影,正要转身关上门的那一剎那,李宥臻看见房间内有一抹黑影快速闪过。李宥臻大力推开门,手按在腰部的枪套上,走进屋内再一次巡视,确定那可能只是自己眼花后,才关上门离开。

就在李宥臻关上门的瞬间,那门把,冰冷异常。李宥臻睁着眼看着门把,思索着这是怎么回事时,住在隔壁的住户,却被吓得跪趴在地上还尿失禁……

「这位先生,别紧张!我是侦查此案的刑警。」李宥臻看着跪趴在地上的男子,全身打着哆嗦,赶紧拿出自己的识别证,好让对方安心。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男子不敢抬头,趴在地上不停的念着阿弥陀佛,男子又怎敢对眼前这位刑警说自己看见了什么。这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刚刚本来只是想出门买个饭,却看见有人站在那发生命案的公寓门口,正想好心提醒对方那是命案现场,却看见有个女鬼只有头颅没有身体,头发笔直的垂落,头颅接近颈部的地方贴在天花板上,瞪大还流着血水的眼,望着那后来自称是刑警的男子后还转头过来望了自己一眼。

「这里虽然发生命案,但我们会加强巡逻的!您不用担心!」李宥臻见对方吓得不轻,但又想着墨时泽已经离去有些时候了,不想在此花时间安抚对方而耽搁了行程。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那男子压低着头不停的唱诵着同一句话,直到那个刑警离去之后,男子用爬的爬回自己家门,不敢在此地多停留。


墨时泽站在街边,瞇着眼观察着附近的地理环境,过了好一会儿才见李宥臻从发生命案的民宅走了出来……

「刚刚真奇怪,有个男子,应该是死者的邻居吧!竟然趴在地上一直念阿弥陀佛,真是的!我都说我是刑警了!」李宥臻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用着抱怨的口吻说着。

「刑警又怎样?那里发生过命案,人对于这种所谓不吉利的事物总是比较敏感。走吧!时间该抓紧了!必要的时候我允许你和我哥哥联系,我需要看那些被列为证物的头颅。」墨时泽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说着。

「哈!我还正愁着怎么让你去看证物呢!」李宥臻正想说墨时泽的亲生哥哥墨时肇,现在可是内政部警政署的主秘,若能借助墨时肇的安排,这墨时泽要去看证物也不会有人有意见。只是李宥臻见墨时泽脸色不善,就把这些话吞回肚子里去。

「不过可以的话,我还是不想和我家人有过多的接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墨时泽不想多解释自己有多不愿意和家人有多联系,可口头上仍得提醒一下李宥臻。

「这你放心!我不会多说什么!只是你回来,就算你不说,你兄长知道也是正常。走吧!第一起案件和第二起案件都在这附近……」李宥臻像是想转移话题似儿的,领着墨时泽往另两起案件被害人的居所前进。


就在李宥臻和墨时泽离去不久,附近停靠在路边的黑色箱型车内,一名男子拿着手机讲着:「主秘,如同您所言,李宥臻确实是领着墨时泽来勘验现场。」

「嗯!给他们行个方便吧!吩咐下去不要张扬!但务必配合!」墨时肇在电话那一头,用着冷漠的口吻,吩咐着。

「主秘,那需要我继续跟踪下去吗?」男子谨慎的询问着。

「不用,以免引来墨时泽不快!你暗中给予援助就好……那凶名在外的楼房,尽快办理过户,就挂在墨时泽名下吧!」墨时肇说完,随即挂上电话,看着那张空着的内政部警政署署长办公桌椅若有所思。


李宥臻领着墨时泽先后走过另外两起案件的命案现场,发现和的三起案件都差不多,梳妆台上都多一套崭新的化妆品、保养品,浴室内的布置也相差不多。来到第一起案件的现场后……

「时泽,怎样?」李宥臻拿出上衣口袋的笔记本,将化妆品、保养品列入纪录,等着回警局申请将这些化妆品、保养品列为证物。

「安静!我需要专心!」墨时泽话一说完,随即闭上眼睛,静静的聆听,那细微的……灵音,灵魂的声音。听见那宛如真空管电视失去频率一样发出的沙沙声后,墨时泽睁开眼睛,墨时泽眼里看着一名女子,在这屋内走动,一样急忙的穿戴、化妆然后出门,然后回来之后,进门整个身体摊在沙发上,打开电视走到浴室卸妆的同时……遇害。这名受害者遇害时仍有意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凶手摘去头颅,放到放满冰块的浴缸里。然后自己的身体被拖走……

「时泽!你醒醒!你醒醒!」李宥臻见墨时泽鼻血流了出来,一脸惨白,顾不得墨时泽刚刚说要安静,赶紧开口呼唤着。

「就差那么一点!可恶!」墨时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一次可比上次花费更多气力。墨时泽用手背抹去鼻血,不满的说着。

「时泽,还差什么一点?」李宥臻见墨时泽的状况实在是不太好,有些后悔自己为何带墨时泽来命案现场。

「我想……凶手应该是非常需要具备这些条件的女性身躯。做了这么多的事后布置或许是想混淆警方侦办的方向,也可能是内心的罪恶感驱使凶手用这种方式『安葬』这三个受害者。」墨时泽看着浴缸一眼,心想着这是第一起案件,所以凶手行凶的手法还有些疏漏,所以才导致第一起受害人临死前仍有意识。只是三起案件了,凶手有需要三具躯体吗?凶手要这三具躯体做什么?

「局内犯罪侧写的专家也是这么说,可你也知道局内的刑警基本上是不听专家那一套!上面长官也只管破案就好……走吧!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回去跑点行程,看能不能尽快安排让你见到遗骸。」李宥臻看着面无血色的墨时泽,打算先回到局里报备一下,不管怎么说,能有些进度总是好事。

「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就可以回去!」墨时泽走到大街上,满脑子都是第一起受害者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体和脑袋搬家的颤栗。这时候需要用点特殊手段,回到自己刚物色好的房子进行,刚好。

「还是让我送你回去吧!没差这几分钟!你脸色这么差,我怎么放心让你自己回去!走吧!」李宥臻说着。见墨时泽不反对让自己送一程,随手召了一辆出租车,先送墨时泽回那间辖区内出了名的凶楼。心底还嘀咕着待会要先去庙里求几个平安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aii 的頭像
lovaii

櫻桃牡丹+洛娃伊+澄澈

lova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