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號遊牧──飛不起來的青春小鳥?



   
太擁擠,那是記憶,然後還要故作若無其事。口中的其實,往往都不誠實。錯開了什麼都是一種隨機反應,也提醒了什麼形式上想那是不重要,亦或者產生蜂巢效應在軸線拉長之後,望過來看過去,期待什麼?或者落空也不奇怪。單純的純粹已經死亡,符號的產生像是文字語言這之類的,都已經標籤化。又如一朵半開的花,在暖冬綻放,某個角度看過去很美,純粹是因為紅的刺眼?半開是否羞澀?還是感傷?花開了就等著凋謝。或者一直在過度修飾情緒,也就只有在不斷修正當中去找尋些微的平靜。喃喃自語是出自一種習慣,在荒涼寂靜之時自己與自己另一種使用語言的對話,自問自答或許沒有答案,那或許是答案本身並不具有任何重量可言。還記得冬天那朵花開的極美,細心呵護的那朵花蕊在半個月後凋謝,沒有什麼感覺。需要有感覺嗎?對不起,我不懂得葬花的美學。這是需要一點詩性的遐想空間,只可惜,我當時並不了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aii 的頭像
lovaii

櫻桃牡丹+洛娃伊+澄澈

lova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